打造非对称优势,掌握科技竞争主动权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丁明磊     >    发布时间:2021-08-04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提出科技创新要重视打造非对称优势。2013年,他在听取科技部汇报时指出,我们科技总体上与发达国家比有差距,要采取“非对称”赶超战略,发挥自己的优势,特别是到二〇五〇年都不可能赶上的核心技术领域,要研究“非对称”性赶超措施,在国际上,没有核心技术的优势就没有政治上的强势。

迈进世界科技强国行列的重要选择

      “非对称”既指不同国家之间实力的非对称,亦指战略选择的非对称。打造非对称优势要瞄准形成更多的先发优势,实现制衡或者赶超的目标。打造非对称优势是根据竞争对手的发展战略和与竞争对手优劣势的比较,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来实现制衡或者赶超的目标。当前,我国科技创新发展正处于重要的跃升期和机遇窗口期,打造非对称优势,有利于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中,充分利用自身结构性优势和资源禀赋,抓住战略机遇,掌握新一轮全球科技竞争的战略主动。

       打造非对称优势是把握重大变革机遇,迈进世界科技强国行列的重要选择。历史经验表明,打造非对称优势是一些国家成为科技创新强国的重要因素。工业革命以来的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等国能够相继崛起,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突破传统技术路线形成的固有格局,在新的技术体系和市场格局中释放出巨大的变革力量,打造形成非对称优势。每一次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都意味着“赛场”“跑道”和“赛制”的转换,如果不能及时调整战略,即使是先发国家,都有可能被后发国家赶超。而在重大历史变革来临时,后发国家和地区若能充分把握变革趋势,参与甚至引领、主导变革,建立起新的创新发展范式,就有可能实现从后发到领先、从弱小到强大。

形成体系化制衡和杀手锏制胜的优化组合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要在大国博弈中抓住战略机遇,在制约我国未来发展的关键环节打开新的突破口,形成非对称优势。这里的“优势”既包括在科技、经济等领域的独特优势,以及在创新体系、结构等方面的优势,也包括识别和转换“新赛场”“新赛道”及应用场景的速度优势和能力优势,形成一种体系化制衡和杀手锏制胜的优化组合,进一步支撑引领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走出一条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

       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是打造非对称优势的基础和战略支撑。在中国科学院第二十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五次院士大会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提出要加快建设科技强国,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我国从过去的“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到形成更多的先发优势,更需要以“体系—能力”为中心,进一步强化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的原创导向,在重要领域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重大原创成果不断涌现,加快推进从跟踪型研究向更多开创型、引领型研究转变。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日益强大,一些固守“修昔底德陷阱”传统思维的国家不遗余力地在政治、经济、科技、安全等领域对我国进行战略遏制。面对咄咄逼人的形势和挑战,我们必须要牢固树立底线思维,发挥自己的优势,形成代表国家水平、国际同行认可、在国际上拥有话语权的科技创新实力。针对一些我国在现阶段跟不上、跟不起的领域,以较小的投入,在技术轨道、组织机制、竞争规则等方面形成战略制衡和制胜能力。

在关键领域找准方向打破路径依赖

        打造非对称优势要求我们在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有关科技创新重要论述的基础上,对战略全局把握更加全面、战略重点更加聚焦,打破路径依赖,保持战略定力。要盘点创新资源禀赋,充分发挥我们在领先市场和技术应用场景、低成本创新和高素质劳动力、完备产业配套和新型基础设施、部分技术领域的新型举国体制等方面的实践经验,强化创新自信,着力超前布局,处理好对称与非对称发展、全面部署与重点突破等关系,坚持聚焦具有“战略势差”的“杀手锏”,在事关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的领域找准方向,打破路径依赖,积极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新型举国体制。

       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有影响力的科技大国,但科技总体上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一些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格局还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不仅对我国科技发展形成桎梏,更影响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甚至国家安全的方方面面。努力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打造非对称优势,一是围绕党中央确定的重点工作,如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组织建设、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未来产业的培育发展、“双碳”目标下引领绿色发展和低碳革命等,强化战略与政策部署的整体性和实施的联动性,系统布局“补短板”和“扬长板”重点方向,将补齐短板、跟踪发展、超前布局同步推进,努力实现关键核心技术重大突破,打破国际封锁和路径依赖。二是加快实施重点领域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工程。瞄准打造更多的先发优势,选择对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发展和国防建设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的战略必争领域,确定优先发展方向,加快构建技术优势。同时,努力开辟一批新领域、新方向,在科技计划中予以专门的支持,尽快形成一批“杀手锏”技术。三是注重塑造更多有利于发挥先发优势的创新制度。推进关键领域改革,以国家总体安全观为指导,夯实有利于全球创新要素集聚和扩散的制度基础,以前瞻性的制度设计全面释放创新活力,为打造非对称优势创造基础条件,以新体制、新组织、新机制的蓬勃发育,建构起非对称性的制度优势,进一步发掘和培育独特的非对称战略优势。

作者:丁明磊 (作者系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免责声明:中国民生新闻网(中广音视)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习近平论科学技术与创新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