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清明祭炳森 “刘隶”花盛九州馨(二)

纪念著名书画家刘炳森先生逝世17周年

来源:中国民生新闻网(中广音视)    作者:崔春奇     >    发布时间:2022-04-12    
    第二部分
    弘扬经典志凌云  传道解惑育新人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1975 年,在苏丘的日子里,炳森先生结合自己的书法实践,向我们回顾总结了自己临创的经验与教训。他从如何正确处理读帖与临帖,执笔与用笔等重要的关系入手,为我们开讲关于书法的艺术……。
       他明确主张,“学习方法,要取法乎上,选范本,找最高的。”要“多下苦功,临古帖,从古帖中吸取营养。写古人,做学问,这是正确路线。”
       他告诫我:“不能盲目地搞创新。一切脱离传统的所谓创新,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他强调临摹古人法帖对于学好书法的极端重要性的同时,深刻地揭示了初学者不能盲目模仿时人书作的理由。他指出,越是时人的东西,离我们越近,也越容易学,容易上手。但也正是因为容易学才说明了这些东西浅薄,沒有内涵。
       无限风光在险峰。他认为,“难学的东西才是最好的。不畏艰险的才会达到顶峰。真正好的东西是不容易学到的,容易学到手的东西不是最好的。”“好事尽从难处得,少年无向易中轻”。
       他反复强调取法乎上。“书法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于中,不免为下”。“不要以现代人的作为范本”,“无论如何不要学今人……你学了半天,非但学不到经典,还会养成某种习气,得不偿失。这可叫作事倍功半啊!”
       他认为:“书法,主要是个认识论与方法论的问题……。当然,这样说,是总的概括,这需要展开,需要从认识和操作两个层面去发挥。还有,就是要——能够长期坚持、
长期实践,真正知行合一……。”
       交情淡似秋江水,赠句清于夜月波。炳森先生以自己白天天天都要下地干活、收工后到晚上就用手指头“划肚皮”的办法,天天挤时间练字、坚持在苏丘村里学字的实例,激励我,引导我,向我说明:水滴石穿,绳锯木断;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办法总比困难多。在北京城,“最爱天香院,深藏百万函”。“银月金牕书景阑,天香庭院露微寒。中秋夜读虫声细,风竹时闻三两竿。”乃是他在北京恭王府天香院中秋节彻夜攻读的真实写照。“蚊帐利偷读,熄灯写肚皮。庶乎三百草,梦里复依稀。”则是他下放干校劳动偷临《草字汇》时所
作的打油诗。他说,因为酷爱书法,痴迷书法,当时连做梦都在临帖练字。爱、痴之下,砥砺前行。
       他说,挤时间这件事也一样,“时间就好象海绵里的水呀,只要你肯挤,总是有的啊!”今来古往,说起书法,真是“学者如牛毛,成者如麟角”。何也?主因在于谁能
坚持不懈,锲而不舍。
       当我向他表示“非常喜欢你的字!我要照着你的隶书学 隶书”时,他便连忙摆摆手,认真而谦逊地说:“不要学我的字。”“为什么?”我还是感到不解。“你要学汉碑!临汉碑 ,要学隶书必须要学汉碑。要坚持向古人学。我的隶书,就是学汉碑起家。真的是这样。我主要是学《华山庙碑》、《乙瑛碑》、《张迁碑》和《石门颂》等。隶书鼎盛于汉代,所以称“汉隶”。学隶书取法乎上、正得其中。这个‘上’就是指的‘汉隶’。观近现代隶书大家,无不得力于汉隶之宗‘汉碑’。临习汉碑,乃是写好隶书的最佳途径。你,只有学好汉碑,才能找到
隶书的真髓,也才能最终有属于自己的面貌,形成你自己的书法语言。否则,那不可能!” 炳森先生又以过来人的身份和体会,意味深长地告诫我:“书法这个东西,看着不难;其实我的体会是:书法比绘画难,独有自己的风格,不容易!”闻听此言,24 岁的师范生顿感振聋发聩 !后来,我逐渐明白:“作书不通画理,则书无韵”。“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以为书”。
       在谈到书法线条质量和书法风格及塑造个性时,炳森先生略有思索。然后,他用手比划着对我们说:“我现在,正琢磨,追求这个字,在视觉上,给人一种厚重的“立体感”!对,立体感。你见过村里孩子们玩泥巴不?你玩过泥巴不,玩泥巴……抓起一块玩好了的泥巴,“刷”地一下甩到墙上:既爽利,又厚重,还有立体感。我的字,就是想写得如同沾到墙上的泥巴,每个点画、每根线条,都似乎鼓起来,鼓起来!对,就是这种感觉……我,就喜欢这样的书法线条,想要的,是这个效果。”
       无私无畏扶正气  利民爱国见精神
       1989 年,炳森先生应我家乡栾城县人民政府之约,为栾城书写了“眉山发跡”四字碑文和“古栾三碑”:《重立眉山发跡碑记》,《李冶碑》,《栾城县碑记》。2005 年 6月,天津杨柳青画社为炳森先生出版《刘炳森隶书精品集》时,收其中《栾城县碑记》和《重立眉山发跡碑记》二碑入其“精品集”。
       这里,有一个炳森先生为“古栾三碑”碑文作者正名的插曲。1989 年 10 月,栾城率先以内刊号印了一批 20000册《刘炳森隶书古栾三碑》,散发到社会各界,引发了如潮的评。然而,此书序跋印刷的“碑文撰写人”却不是碑文的真正作者。为申张正义,为真正的“古栾三碑”碑文撰写者正名,2002 年天津杨柳青画社正式出版此书时,炳森先生专门用隶书把作者写入碑文:“……楊梅山撰文雍阳海邨農劉炳森書丹”。
       “这一回,我看你们还怎么篡改!”此举,获得了古栾知情者们真心实意的由衷好评。而做手脚的人彼时就装聋作哑了。这,就是一身正气、主持公道的炳森先生。在那温馨的武英殿堂,我尽情观摹着炳森先生的书作真迹,印刻实物,……。当我看到《刘炳森隶书岳阳楼记》时,忽然想起本世纪的几件往事:
       那是新世纪的第一年,2000 年 1 月,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以“当代书法名家书名文”为系列,为炳森先生出版了《刘炳森隶书岳阳楼记》和《刘炳森楷书岳阳楼记》。喜欢先生法书的人们,争相购得,先睹为快……。致使此版法书多次再版再印,连同此前出版的书法著述,其发行量逾 300 多万册。
       以“博爱”处世,以“慈悲为怀”,贯穿着炳森先生的一生。炳森先生离开苏丘村之后,只回村一次。而这一次,又给后人留下了“乐善好施,助人为乐”的佳话。2000年 11 月 11日,既常常书写又亲自践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炳森先生,和一行人过路苏丘村。刚一进村,恰好碰见村民崔保云儿子的迎亲喜車:“每闻善事心先喜”。笃诚佛学、知行合一的炳森先生,朗声说道:“大喜,大喜!今天抬头见喜。我也是苏丘人,我给你凑个份子!”说着掏出 200 元钱交给新郎官崔雷刚。看见炳森先生遂了礼金,随同他前来的几个公人,亦纷纷解囊为新郎官贺喜。此举一时在乡间传为美谈。
       当时在苏丘两代人中,还传诵着炳森先生“找失主、送鳮蛋”的事。那时苏丘同全国农村一样穷,肉蛋奶产品比较紧缺。只因人的口粮是定量供应,没粮喂鸡。鸡蛋由是奇缺而金
贵,时人一年吃不上几个鸡蛋。喜欢养鸡的不得不允许鸡们出来寻“野食儿”。有的鸡想下蛋,有时就在半路上把个金蛋“野”在那里了!长于观察农家生活的炳森先生,发现一只母鸡“野”蛋后扬长而去。炳森先生就把它“野”的金蛋一个个存了起来。后经秘宻“跟踪追鳮”,判断分析,方知鸡、蛋之主乃是本村教师崔新堂!于是,先生来了一个“完蛋归堂”。面对从天而降的一筐儿金蛋蛋,崔新堂愕然,全家上下,感动不已!左邻右舍,传为佳话。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身处困境一贫如洗的炳森先生,用他在苏丘的修为和廉洁,证明了自己高洁的操守和高尚的道德境界。
        2004 年春节拜年通电话,先生告诉我,他要躲回家乡武清,闭门谢客,埋头创作《隶书孙子兵法》,“今年,我一定得完成这部 6 年中书写多次而未成型的大作品”。
        2004 年 5 月 18 日,炳森先生应约用楷书为北京丰台区老庄子乡政府完成了《重修永定河大王庙碑记》碑文书丹后,又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中。
        2004 年深秋,先生以至为精湛的隶书技艺,以钟爱《孙子兵法》的巨大的热忱,在武清老家“瑞德草堂南牎之下”,终于先后用了 3 年时间完成了 6000 多字的书法力作——《刘炳森书孙子兵法》。2005 年由中国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先生虽不是行武出身,但却喜读兵书,喜欢孙武,关心军事学和战略策略问题。1937 年 8 月 17 日出生在抗日烽烟中的上海的炳森先生,自幼饱尝了日寇的烧杀抢掠,生活的苦难和饥荒战乱,练就了他的勇武精神,因此“自古知兵非好战”。“攻”与“战”,当然是看现实需要。
       初冬一次通话中,先生避而未谈自己当时已经虚弱的身体,却痛斥了当时书法界某些人“向钱看”和ⅩX 引发社会负面影响的问题。他声音情绪比较激动,语气中充滿了愤慨,洋溢着与歪风邪气斗争到底的革命气节。先生谈话的核心是:一个人民的书法家,应是正直厚道有涵养的文化人,有担当有慈爱的善良人,一个“德艺双馨”的人。书法家是公众人物,一定要“自觉处理好人品与书品的关系”。XX 人,“很恶,非常恶, 对这种人,我就在会上公开批评了他!我刘炳森无私自无畏!”——先生义无反顾
地对我说。
       于先生而言,普渡众生乃善,惩恶也是扬善。“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斬万竿。”一向乐善好施,怜贫惜弱的炳森先生,也会“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这就是武清海邨農刘五先生的“水浒性格”:在其位,谋其政,“无私自无畏”。敢于以中书协副主席身份为弱者仗义执言,勇于在全国性的行业工作会议上,公开点名批评“恶人”!这份壮举,不是值得“模棱手”们、“老好人”们、“和事佬”们汗颜吗?在我党总结百年历史、提倡“敢于斗争”的新时代,在迈向第二个百年征程、大力推行反腐倡廉零容忍和党要以“自我革命”带动“社会革命”的今天,这种正大的革命气节和无畏的斗争精神,不是应让全社会效法吗?
       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一向认同和书写“沉默是金”、“少言者不为人所忌”丶“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的居士炳森先生,也曾去 XX 省下乡。谈到这次“京国别离”为什么?先生曰“为浪淘”。去了,看到什么?先生曰“XX 水阔树天遥。”还有什么?先生曰“XXXX 下洞庭,江流日夜诵骚声”。“西凉波映甘棠阁,南浦烟横 XX桥。”当然,也有“画里云层青叆叆,望中山影碧岧峣”。但当他目睹某地在汛期造成百万资财打了水漂的严酷事实后,他在《俚句暑中忆 XX 湖》一诗里,愤笔鞭挞:
       “荒唐最是長江汛,百万资财湖底抛”!
       这里骂的,就是“仔卖爷田心不痛”。赤子情怀,跃然纸上。忧国忧民,如见其人。愤腐疾恶,疾恶如仇。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在炳森先生功成名就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他曾尽一切努力回报祖国、社会和帮助过他的人民。他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不杀生,一贯省吃俭用;他从不浪费一张纸,一滴墨,勤俭度日几十年。他家属和三个孩子在北京市沒户口沒粮票的时期,一个人挣工资养活一家大小五口人,穷困到路上碰到一个塑料瓶子也会拣起、攒多了卖钱家用,甚至有熟客来了只能再炒个“豆腐渣”顶“一盘儿菜”来待客……他们家自己一家人省吃俭用,他却先后为家乡武清的文化教育事业捐款 100 多万元人民币。他还经常出资,修桥补路,济贫救难……。真的做到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修身岂为名传世,作事惟思利及人。他自己筹资,为他的恩师何二水先生捜集、整理、编纂书画作品集。
       在一些公益基金方面,他完全可以冠上自己的名字,但他却不这样做。“养拙江湖外,藏名书画间。”1998 年,炳森先生主动出资 50 万元人民币设立了以老师名字命名的“何二水教育文化奖励基金”。
       这种尊师重道的高尚情操,不得不令人点赞。一个功成名就的享誉中外的著名的书画家,为师为学,能做到如此地步,真的是不忘初心,真的是“吃水不忘掘井人”,
真的是崇敬师道,崇敬书魂。难怪在京华艺术圈内,许多人背后赞叹:这个刘五,不仅真是个书画家,还是京城书画界的“真名士”!“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居视其所亲,富视其所与,达视其所举,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五者足以定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