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 > 历史 > 正文

北薛村“3.15”惨案纪实——日寇侵华暴行拾遗

发布时间:    来源:中国民生新闻网(中广音视)


    作者简介: 孙爱国,山西省万荣县高村乡北薛村人,1955年生于西安,山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西安财经大学教授,长期从事教学与科研,曾在诸多报刊杂志发表过文章,诗歌,散文,小说不等。早年多致力于文学创作,大学任教后主要精力在教学和学术探讨。侧重于《红楼梦》与老庄思想研究。

          编者按:今天是北薛村“3.15”惨案80周年纪念日,遗憾的是,万荣县志并无记载,致29条人命沉冤半个多世纪,除本村外,几乎无人得知。为还原历史真相,告慰亡灵,警示后人,作者通过走访健在的几位老人及受害者家属,查阅相关史料,重现了当年日寇在该村草菅人命、残害无辜的兽行,以血淋淋的事实告诫人们,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息息相关,民族复兴与你我他休戚与共。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战争的硝烟虽已远去,但侵略者的嘴脸不能忘记。这段悲惨的历史将永远镌刻在北薛村民心中。(本刊编辑:李芳奎)
       北薛村位于万荣县南部,与临猗县大闫乡交界,隶属山西省万荣县高村镇管辖,东与闫景镇接壤,西与五福村毗邻,北与乌停村相望,南与南薛村连畔,著名旅游景点李家大院向西2.5公里即到,共有6个居民组,450多户,1500多口人,耕地面积4800多亩。
      1942年3月15日(正月二十九),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七名日军杀气腾腾地进入北薛村,见人就杀,逢人就打,短短两个钟头之内,共计屠杀29名村民,制造了一起惨绝人寰的血案。80多年过去了,亲眼见证此事的几位老人以及被害者后代每每提起,无不义愤填膺,怒火中烧。然而,这样一件惊天大案,万荣县志并无记载,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作者电话采访了十几位老人,经过反复辨析,互相印证,终于厘清了事实真相,现将侵华日军当年在该村实施暴行的前因后果告白于天下。
       制造这起惨案的具体原因,80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的说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在闫景村通往北薛村的半路上打死了一名日军引起的,有的说是国民党第15师一个营的兵力此前在北薛村玉皇庙与日军交火,鬼子损失惨重,事后伺机报复的,还有的说是一名日军小头目骑着高头大马在乌停村通往北薛村的半路上(山水沟附近)被袭击致死造成的,如此等等,都有一定道理,但落不到实处。为此,作者翻阅了当年侵华日军的相关资料,去伪存真,仔细排查,基本弄清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1942年3月15日上午,天气晴朗,春寒料峭,国民党第二战区某部约一个班的兵力,在临猗县南薛村村南,发现从偏店村方向过来一小队日军,遂埋伏在路口,在鬼子接近时乘其不备,突然开火,击毙日军曹长一名、击伤士兵数名,然后,立即向北撤离,剩余七名日军紧追不舍,当追击到北薛村东南陡池坡附近时,该部利用地形优势,从村外折向西行,进入山水沟南下,与日军脱离。由于日军地形不熟,且在接近北薛村约600米时,道路处于3米多深的沟壕中,由于视线不清,只好沿着大路来到北薛村,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杀戮。
       日军刚从陡池坡上来,就看见一个人在池塘挑水,二话没说,“砰”的一枪,当场毙命,这个人名叫徐双印,是李金水(李安民爷爷)家里的长工。
       鬼子继续前行至东庄巷口,进了大车门,将扒在窗口上观望的的李永康(李建民爷爷)枪杀后,又连发两枪,打死了惊恐万状的李祥凤大妈及其孩子,前后不到五分钟,一男一女一少,三条无辜的生命倒在了血泊中。
        出了东庄巷,向北向西拐到石碑巷口,看见靠在村公所北墙上晒太阳的李喜端(李明海父亲),又是一枪,飞溅的鲜血染红了墙壁。
        一连杀了五个人仍不解恨,气势汹汹的日本鬼子径直向北走到十字路口(李孝正门口),看见东边大车门里三个男人正在铡草,三个鬼子同时举枪,近距离打死了毫无戒备的李开运(李守国父亲)、李开家(李淑赞父亲)兄弟和李进廷(李开林父亲)。
       然后,日军拐到西边30米处,猩红的眼睛瞄准正北方向20米处、站在家门口、怀里抱着不到两周岁孩子的孙应财(孙应甲长兄)打了一枪, ,一大一小当场毙命。听到枪声,孙运虎(孙丙辰父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出门打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另一名日军打死了。
杀红了眼的日本鬼子来到小池岸边,大开杀戒,几乎是挨家挨户地杀。李存发爷爷刚从地里拾粪回来,听到巷里乱哄哄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开门察看,日本兵发现后,举枪就打,当场断气。
       枪声大作之下,鸡飞狗叫,风声鹤唳,善良的村民提心吊胆,惊恐万状,关门闭户,手足无措,有的钻进柴垛,有的藏到地窖,以防不测,其中十几个村民躱进邻居屋子里的阁楼上。
         据李出娥(孙孟存母亲,已故)给孙女孙培杰讲,日军来到村民藏身的院子里,把他们搜出来,团团围住,无论男女老少,不分青红皂白,肆意杀戮,说是中国兵杀了他们一个头目,要来算账。于是,用刺刀将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从后背捅进去,相继扔到村中间的池塘里,任由温热的鲜血混合着冰冷的池水窒息而亡。这几个人分别是——孙立平(孙耀堂伯父)、孙永平(孙耀堂父亲)、孙随平(孙耀存父亲)、孙禄平(孙孟存父亲)孙旺怀(孙义成父亲)、孙换样(李金花丈夫)、孙青黎(孙香爱长兄)、李繁锁(李富贵父亲)、孙康厚(长工)等。
       最残忍的莫过于李铁管一家三口。日军把李铁管杀死后,怀有身孕的妻子闫俊霞为了活命,拿出五个鸡蛋给鬼子吃,但是灭绝人性的鬼子不予理睬,用刺刀从她肚子捅进去,把尚未出生的孩子挑出来摔在地上,狂笑着扬长而去。
       当年的小池岸是北薛村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丁兴旺,热闹非凡,周围居住着20多户人家,大多是血缘关系十分亲近的叔伯兄弟。日军这次暴行之后,死者的家庭只剩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乡民们含泪把死者的尸体打捞上来草草安葬后,又把池塘里的水排干,好长一段时间,全村人都沉浸在极度悲痛的氛围里。
         二十几个无辜的村民相继被残忍杀害后,日军仍然不肯罢手,走到小门里,看到李志明家门口的皂荚树下坐着一个人,几个日本兵围上去,端起刺刀一顿乱捅,李志修(李敬虎爷爷)老人凄惨地喊着,喷涌的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路过郭家巷,孙南院(孙世云爷爷)若无其事地在石墩上坐着,日本鬼子凶狠的目光盯着他又放了一枪,可怜80多岁的老人死于非命。
临近中午一点左右,持续了两个多钟头的“3.15”惨案接近尾声,日军原路返回。有人说,日军这次暴行是将全村人集合在大庙用机枪扫射而死的,纯粹是影视剧看多了,凭空想象而已。其实,鬼子这次屠村,既不是蓄谋已久,也不是心血来潮,就是为了出气、泄愤、复仇——为伤亡的曹长和士兵复仇,为此前的惨败泄愤,没有找到与他们交火的军人,让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当了替罪羊。
       清楚记得,上世纪70年代,进入北薛村大队部圆门,即可看见南墙上有一幅大型漫画,是闫景中学美术教师范华亭所作。这些漫画简笔勾勒,线条清晰,惟妙惟肖,形神兼备,艺术地再现了正月二十九日本鬼子残害村民的场景——挑水的村夫,拾粪的老人,行路的母子,铡草的兄弟,怀抱幼儿的青年,皂荚树下的鲜血,窗台前胆战心惊的面孔,刺刀尖血肉模糊的婴儿,手里拿着鸡蛋的孕妇,池塘里漂浮的尸体,大院里哀嚎的声音等……很显然,这些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美术作品都是根据亲历者提供的素材创作的。作为“忆苦思甜”范本,创作这幅漫画的目的是为了教育村民“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遗憾的是,随着大队部的迁移,漫画早已荡然无存。尽管半个世纪过去了,许多五六十岁以上的村民说起来依然头头是道,历历在目。
       北薛村29名村民是无辜的,但是在“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年代里,在“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岁月里,类似的事件几乎每日每时都在神州大地的某个角落发生着,嗜血成性的日本鬼子从来不把中国人的生命放在眼里,想杀就杀,想刮就刮,根本不需要理由,随便找个借口就会生灵涂炭,血流成河,就会哀鸿遍野,冤冢盈堆,就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牢记历史,勿忘国耻,是14亿中华儿女镌刻在灵魂深处的理念,悼念亡灵,追怀死者,是北薛村1500多个子孙后代永远不能忘却的历史,为遇难者伸冤,为屈死者祭旗,应该作为北薛村村民一件大事来抓,要教育子孙后代牢记这一悲惨事件,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巩固脱贫致富成果,下大力气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农村建设,为营造一个和谐发展、文明进步的环境而努力奋斗。
       2022年3月14日于西安
附录一:写在后面的话
        由于年代久远,能记事者早已作古,遇害者的后代大多不明就里,所以,作者在写作过程中,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电话采访100多人次,面对面交谈10多人次。在此,特别感谢李明生(93岁,)、孙成院(93岁)、李志宽(92岁)等几位老人给予的热情帮助,尤其是孙化及(86岁)老先生跑前跑后,满村询问,令人十分感动。与此同时,还要向提供素材的李喜国、孙应广、李敬虎、李新民、李建华、李转铃、李芳奎、孙培杰等人表示诚挚的谢意。
附录二:北薛村正月二十九被杀村民名单(不完全统计)——
01、徐双印(李金水家长工)
02、李永康(李建民、李建政、李建治、李建全、李建国祖父)
03、牛巧菊(李祥凤大妈)
04、李祥云(李祥凤弟弟)
05、李喜端(李明海父亲)
06、李开运(李淑赞父亲)
07、李开家(李守国父亲)
08、李进廷(李开林父亲)
09、孙应财(孙应甲长兄、孙豪成、孙健伯父)
10、王亲民(孙应广胞兄,过继给杨郭姑母)
11、孙运虎(孙丙辰父亲、孙安定祖父)
12、李庆怀(李存发祖父)
13、孙随平(孙耀存父亲)
14、孙立平(孙耀堂伯父)
15、孙永平(孙耀堂父亲)
16、孙旺怀(孙义成父亲)
17、孙禄平(孙孟存父亲、孙培杰爷爷)
18、李繁锁(李富贵父亲)
19、孙青黎(孙香爱长兄)
20、孙换样(李金花丈夫)
21、牛康厚(长工)
22、李铁管
23、闫俊霞(李铁管妻)
24、李未生(李铁管子)
25、李志修(李敬虎祖父)
26、李文吉(李跃进伯父)
27、孙南院(孙世杰、孙世云爷爷,80岁)
28、李启民(李金平父亲)
29、孙某某
附录三:孙培杰的回忆
        我是孙禄平之子孙孟存女儿孙培杰,在我刚出生满百天的时候就被父母亲送回老家——山西省万荣县高村乡北薛村,一直和奶奶(李出娥)生活到16岁,初中毕业后才回到西安。老家屋子里有一张黑白照片,那是爷爷孙禄平的遗像,奶奶给我讲述了这张相片背后的故事。爷爷孙禄平就是被日本人残忍杀害的。
        那天,日本人跑到我们村,说是中国兵杀了他们一个排,要找他们算账,爷爷当时躲在我家对面邻居家的阁楼上,大约八九个人,都被日本人抓了出来,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人,就用刺刀将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全部杀害了。明晃晃的刺刀从后背捅进去,将人挑起全部扔到村中间的池塘里,任由鲜血混合着池水窒息而亡。
       当天,日本人一共屠杀了我们村29个人,其中还有一名孕妇,他们用刺刀把孕妇捅死,还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挑出来。有一名妇女为了活命,手里拿着五个鸡蛋给他们吃,然而,还是被灭绝人性的鬼子杀害了。29人大多都是被刺刀刺中后,血流干,活生生痛死的,非常地惨烈。自此以后家家户户炕上都放着包好的衣服和干粮,只要听见狗叫就赶紧跑路或者藏起来,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奶奶给我讲述这段悲惨历史的情景。(孙培杰 2022年3月8日)
 
    编辑:张忠信
 
 
 

返回电脑端网页>>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电脑版    |    触摸屏版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中路 11号中央广播电视塔三层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二环财富西环大厦

Copyright © 2020 民生新闻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QQ: 2394422045 3390840002 邮箱:zgmsnews@163.com zgmsnews126@126.com

电话:010-68465836 京ICP备2020045324号-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与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6628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7)2545-274号

首页   |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