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生于天兴”与京“移河东归宗”辩析

来源:中国民生新闻网(民生/声头条)    作者:王贞民     >    发布时间:2020-09-03    
“诸葛亮生于天兴”,才有了咸熙元年诸葛京“移河东归宗”并兴建武侯祠(庙)之举,反过来又印证了“亮生于天兴”是千真万确的。相辅相承,无懈可击。望读者耐住性子往下看,或可明就里。
“诸葛亮生于天兴”,是一个老话题,但它绝非空穴来风,更不是心血来潮时的杜撰和无稽之谈,它不仅有天兴村一带老百姓千百年来关于诸葛亮的美丽动人的传说故事的佐证,还有不同历史朝代,不同地域,不同版本的丰富的历史资料的有力支撑,据此而论,“亮生于天兴”是不争的事实。临猗县诸葛亮文化研究会的同仁们,历经五六年的辛勤耕耘和探索发掘,进一步夯实和坚定了“亮生于天兴村”的信念。最近我们的同仁们又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有新义的历史资料,更明确的告诉人们,“诸葛亮生于天兴”,是不可辩驳的历史铁案。
为了进一步阐述我们的观点,恕我再次罗列历史资料于下,并对新近发现的历史资料谈一些拙见,以期抛砖引玉。
之前发掘的历史资料。
三国、西晋时期的历史资料。①来自诸葛亮的《诸葛亮集》第173页。晋书记载:诸葛瞻次子京攀子显等,咸熙元年(公元264年),内徙河东,入晋,京位至江州刺史。这里的关键词是“京等,内徙河东”。 ②陈寿著《三国志》第885页,也有如是记载:“次子(诸葛瞻次子),京及攀子显等,咸熙元年内移河东。”值得注意的是这本权威性正史,也明确告诉我们:京等“内移河东”。
明朝时期的历史资料。①来自《荣河县志》(宋纲纂嘉庆十七年,1538年)二卷记载:祠志(P48-49)“诸葛武侯庙,在县城(荣河县—笔者)东南三十里天兴村,世传武侯生于天兴长在寺底,即今庙址。在寺底村亦谓有武侯墓之庙。”
(宋)纲按:(诸葛)亮生于天兴,长在寺底。及考通鉴琅邪人。亮寓居襄阳隆中。谓之曰寓居,则生斯长斯或可信也。一说天兴村古亦称琅邪。
②来自《荣河县志》(仝上)陵墓(P65)载:“诸葛武侯墓,在城南(荣河县城南—笔者)三十里天兴村。岁久,尽被乡人平作耕地种植……”
请读者注意:来自三国、西晋的历史资料,只是笼统地记载京等“内移河东”,别无详述。明朝嘉庆十七年(1538年)《荣河县志》的记载,详尽了许多,明确告诉我们“亮生于天兴”的史实,还告诉我们天兴村有诸葛武侯庙,诸葛武侯墓,(应为衣冠冢——笔者)等。编者何以反复强调这些“史实”?岂不是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事实:“诸葛亮生于天兴”有史料在案,不容置疑。
清朝、民国时期的历史资料。
康熙21年(1682年)《山西通志》,乾隆(1736年)储大文修《山西通志》,乾隆19年(1754年,1985年整理)《蒲州府志》,乾隆34年(1769)年《荣河县志》,台北市出版的光绪7年(1881年)马鉴、王希濂修《荣河县志》,民国25年(1936年)张柳星,范茂松修《荣河县志》等地方志均记载,“诸葛亮生于天兴”,天兴村有武侯庙、武侯墓等史实。他们不厌其烦反复介绍的目的,在于进一步证实“亮生于天兴”的可靠性。
提醒读者注意的是,光绪版《荣河县志》,对先儒诸葛亮的生卒时间作了详细记载:“汉光和四年生,建兴十二年卒,年五十四…”,足见《荣河县志》对荣河天兴村生人诸葛亮的关注。
(四)现代的资料。
①1984年第四期《山西民间文学》介绍了“诸葛亮是山西荣河天兴人”的动人传说。②1986年的《临猗县地名志》也记载了有关“亮生于天兴”的传说,并对天兴的诸葛亮庙做了简介,还简述了有关传说故事。③1993年临汾三晋文化研究会编的《蒲州梆子传统剧本汇编》第三集(P132),收录《讨荆州·甘露寺》剧本里有“孔明先生,本是荣河天庆村人氏。复姓诸葛,名亮,字孔明,道号卧龙”的唱白,从另一角度证实了“亮生于天兴”的观点深入人心,具有一定的广泛性和群众基础。④2018年版《运城市志》卷二十一商贸服务业(P1276)载:“庙会:旧时境内庙多,每座大的庙宇,每年至少有一次庙会,同时在庙会期间进行商贸活动……唐代,著名的庙会有猗氏县马王庙会和孙吉天兴村的武侯祠庙会等。”该资料透露了两条重要信息:一是天兴武侯祠庙会在唐代就声名远播,成鼎盛之势绝非一日之功,说明唐之前该庙会,业已小有名气,可见该庙会之久远矣!一是庙会冠以“武侯祠”,说明武侯祠建筑在先,这才引起老百姓上武侯祠朝拜诸葛亮热潮,随之愈来愈烈,形成固定的庙会形式延续下来。据此推断,武侯祠(庙)及其庙会应当是诸葛亮嫡孙诸葛京,咸熙元年公元264年,“徙其家河东”所为。下面就此我还要作具体阐述。
二、新近发现的几则历史资料。
(一)、明万历《粤大记》卷十一和《四库全书》本清康熙《广东通志》卷三十八记载:诸葛京等一行人“咸熙元年,徙其家河东……”。
请读者注意这一关键的表述:京等“徙其家河东”而不是“内移河东”。“徙其家河东”文言文中是省略句式。对这个“省略句”我有两种理解。其一,可理解为“徙(于)其家河东(天兴村)”翻译为“迁移(到)他们的老家河东(天兴村)”。为什么诸葛京要迁移到河东天兴村,因为那里是爷爷诸葛亮的出生地,迁移到那里是他们的首选。诸葛京是诸葛亮的嫡孙,对蜀汉时位高权重、声明显赫的爷爷诸葛亮生平身世,理应了如指掌,自然爷爷生于天兴也会铭记于心。咸熙初,分流迁徙,诸葛京等“徙其家河东”毕竟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也是尊崇纪念爷爷的最好时机,因此不惜拖儿带女迤逦而来爷爷的出生地河东天兴村安家落户。说诸葛京对爷爷诸葛亮的身世“了如指掌”是我的分析推断,虽如史料可查,但却情理相通。诸葛京的父亲诸葛瞻年仅八岁,其父诸葛亮写了《诫子书》施以教育,诸葛瞻对时已十余岁的诸葛京,能不施以家教吗?诸葛亮的“丰功伟绩”和生平身世,自然是传承不可或缺的内容。所以,笔者如是说。
其二,也可理解为“徙其家(于)河东(天兴村)”,翻译为“迁移他的家眷(到)河东(天兴村)”。河东郡,秦始皇在公元221年统一全国后定天下为三十六郡时所设,治所在今天的山西省运城市夏县西北,管辖20个县,汾阳县(荣河县前身)、猗氏县就在其中。当时的河东郡辖20个县,为什么诸葛京携家眷迁移至河东郡汾阴县(天兴村),而不是别的县、别的村镇呢?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河东天兴村是爷爷诸葛亮的出生地。两种理解,殊途同归:“诸葛亮出生于天兴村”确切无疑了。
山西科学院研究员马斗全先生认为“咸熙初,徙其家河东”此应是目前发现的地方志所记载的最早的资料。他认为“‘徙其家河东’比‘内移河东’更好。内移,移往内地去住,有时是自己迁移,有时是朝廷旨意。这里不说‘内移’而说‘徙其家’,则纯粹为个人行为,要到河东去住。同族人移住河东,很能说明问题”。说明什么问题?笔者认为很能说明“诸葛亮生于天兴”这一问题。
全国著名诸葛亮及其文化研究专家郭清华认为:“……无论是内移,还是迁移,都不影响诸葛京携家人到河东郡—今天的临猗县天兴村成为诸葛亮后裔生息繁衍的发祥地。”
这里交代一下荣河县的演变历史。荣河县,秦惠文王九年(公元前316年)设汾阴   县,属河东郡,两汉因袭此名。唐开元九年(公元721年)改名宝鼎县,五代因之。北宋大中祥符四年(公元1012年)改名荣河县,1954年8月荣河县与万泉县合并为万荣县。1971年3月,万荣县管辖的孙吉镇划归临猗县。特作以说明,以免混淆不清。
(二)金坛谨慎堂《诸葛氏宗谱》(民国四年,公元1915年)诸葛氏宗谱卷之六中记载:诸葛京及显咸熙元年“移河东归宗”。这本宗谱特别强调的是“京”及“显”等,徙其家河东,重要的目的是“移河东归宗”,即是为了寻根问祖。诸葛京“归”向何处?河东天兴村。“宗”是何人?先祖诸葛亮。为什么“去住河东天兴村”即是“归宗”?因为那里走出一个大名鼎鼎蜀汉丞相诸葛亮,诸葛亮是诸葛京的爷爷,所以来河东郡天兴村安家落户就是“移河东归宗”,你说这还有异议吗?还有别的解释吗?诸葛京一行人来河东,据《诸葛氏宗谱》记载:“诸葛氏自汉司隶校尉光禄公讳丰,世居邪凡七传至武公,发迹南阳,遂成鼎族。自是晋书舍人刺史公讳京,由南阳还河东,传二十三世鹏举公,适唐宣宗大中年间,天下扰乱,遂挈眷渡由广陵涉扬子江,历润州而东抵云阳之大华里焉……”。请读者注意,诸葛京后裔在河东天兴村一带繁衍生息了二十三世,到唐宣宗大中年间,因天下扰乱,“京”后裔不得不从河东天兴村携眷移住到南方……。诸葛京从曹魏咸熙元年(公元264年)移河东归宗,至唐宣宗刘忱大中年间847年,“京”之后裔在河东天兴村一带繁衍生息四百八十三年之久。所以天兴村遗留的武侯庙、武侯墓、武侯的衣冠冢,以及诸家地,都是诸葛京及京的后裔“生生不息”的明证。武侯庙,应该是“京”入住天兴村后最早建筑,是他为纪念爷爷诸葛亮的最重要的标志工程,是“京”亲力亲为的建筑物。由于先贤诸葛亮的人格魅力,这才有了盛传一千七八百年的天兴村武侯祠庙会。
截止今日,我们在河东一带没有发现还有第二座武侯庙,天兴村的武侯庙是河东地区唯一的诸葛亮庙宇。诸葛京把武侯庙建筑在天兴村明确地告诉人们,他们祖宗就在这里,见此庙如见先祖诸葛亮。我们可以自豪的说:天兴村武侯庙是全国唯一一座,也是最早由诸葛亮嫡孙诸葛京建立的宗庙。
至此,你还怀疑“亮生于天兴”史实吗?
综上所述,耽误了大家不少时间,意在坚定“诸葛亮生于天兴”的信念,坚信天兴武侯祠(庙)是诸葛京“移河东归宗”所建的最正宗的祖庙。
可惜,天兴武侯庙建筑群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损毁殆尽。
此上是我个人的拙见,谬误偏颇之处在所难免,敬请各位方家不吝赐教!(作者:王贞民)

责编:张忠信

免责声明:中国民生新闻网(中广音视)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